必发365com注册

  • <tr id='IYtGtv'><strong id='IYtGtv'></strong><small id='IYtGtv'></small><button id='IYtGtv'></button><li id='IYtGtv'><noscript id='IYtGtv'><big id='IYtGtv'></big><dt id='IYtGtv'></dt></noscript></li></tr><ol id='IYtGtv'><option id='IYtGtv'><table id='IYtGtv'><blockquote id='IYtGtv'><tbody id='IYtGtv'></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IYtGtv'></u><kbd id='IYtGtv'><kbd id='IYtGtv'></kbd></kbd>

    <code id='IYtGtv'><strong id='IYtGtv'></strong></code>

    <fieldset id='IYtGtv'></fieldset>
          <span id='IYtGtv'></span>

              <ins id='IYtGtv'></ins>
              <acronym id='IYtGtv'><em id='IYtGtv'></em><td id='IYtGtv'><div id='IYtGtv'></div></td></acronym><address id='IYtGtv'><big id='IYtGtv'><big id='IYtGtv'></big><legend id='IYtGtv'></legend></big></address>

              <i id='IYtGtv'><div id='IYtGtv'><ins id='IYtGtv'></ins></div></i>
              <i id='IYtGtv'></i>
            1. <dl id='IYtGtv'></dl>
              1. <blockquote id='IYtGtv'><q id='IYtGtv'><noscript id='IYtGtv'></noscript><dt id='IYtGtv'></dt></q></blockquote><noframes id='IYtGtv'><i id='IYtGtv'></i>
                UP主與B站有糾紛怎麽辦 平臺競爭愈演愈烈
                首頁 > 原創 > 最觀點 > 正文

                UP主與B站有糾紛怎麽辦 平臺競爭愈演愈烈

                來源:中國經濟網 2020-06-22 10:50:51

                這幾日,嗶哩嗶哩(下稱“B站”)知名UP主“巫師財經”因“恰飯”(指通過打廣告等行為變現,編者註)出走,與B站發生了糾紛,引發業界極大的關註度。

                6月14日上午,UP主“巫師財經”發布微博,宣布和B站“分手”。然而,這場離別看上去似乎並不體面,B站當日晚間就在官方微博中指出“巫師財經”單方面違約,並暗指他被某視頻平臺重金挖走。隨後,坊間就有聲音傳出:西瓜視頻以兩年支付1000萬的條件簽下了“巫師財經”。

                之後,“巫師財經”也毫不示弱,聲稱是由於B站的怠慢,使得合約並未生效,不存在違約一說。雙方各執一詞,互不相讓,引起廣泛熱議。

                除了█頭條系西瓜視頻重金挖角傳聞之外,網友的關註點還聚焦於雙方究竟該誰來擔責。《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律師後發現,要界定是誰的責任,核心前提是要判定合同是否成立。

                可以預見的是,無論最終結果如何,這場“撕破臉”的爭執都表明,各大視頻平臺在內容領域的競爭已經愈演愈烈。

                各執一詞

                隨著越來越多財經垂類UP主的湧現,以及在B站“恰飯”的困難,他決定離開這片讓他成名的土壤。

                一切糾紛都源於6月14日10點“巫師財經”發布的一則告別微博。

                在這則宣布退出B站的微博中,“巫師財經”配上了一段題為“《退出B站:鮮衣怒馬少年時》——關於網紅、內容產業、我的成長”的視頻,講述了他從籍籍無名到成為坐擁幾百萬粉絲的財經知識UP主的歷程。

                據了解,“巫師財經”於2019年9月入駐B站,擅長利用財經知識來解析資本市場運作規律,在B站收獲了大批粉絲。他說,他的初衷是要把“資本通俗化,把高高在上的經濟金融理論給拽下來”,而隨著越來越多財經垂類UP主的湧現,以及在B站“恰飯”的困難,他決定離開這片讓他成名的土壤。

                這則視頻在微博收獲了104萬的點擊量。

                當晚,B站迅速回應,發布了一條關於“巫師財經”單方面違約的公告。公告指出,“巫師財經”於5月份單方面提出解約,並與國內某視頻平臺簽署了排除B站的內容合作協議。

                對此,巫師財經澄清道,協議未完成雙方實際簽署,從法律上並未建立合同關系,因此該協議並未生效。

                隨後,B站在第二次回應中直接曬出了與“巫師財經”的合作協議書首頁,以及在“巫師財經”提出解約後,B站與之溝通的郵件。郵件中表明,“目前雙方均已完成蓋章簽字,即協議已經具有法律效力”,“巫師財經”的不簽署說明本身是不合理的。

                不甘示弱的“巫師財經”則回應稱,在合同寄出後的一個多月內,B站一直未完成協議蓋章,自己也未收到簽字蓋章後的合同。於是便發函要求撤回簽字、不簽署協議,並進行了公證。

                此外,對於西瓜視頻以兩年1000萬元的價格簽下“巫師財經”,有網友指出,“巫師財經”的出圈金句“資本永不眠”恰好完美▓地詮釋了這一幕。

                目前,“巫師財經”的B站賬號已被凍結,其告別B站的視頻也未能在B站上架。《國際金融報》記者發現,在西瓜視頻上可以看到這期視頻,累計點擊量為31萬次,而在B站,“巫師財經”上傳的視頻播放量最低也有100萬以上。西瓜視頻顯示,“巫師財經”最早於9個月前發布了第一期視頻,與其入駐B站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只是視頻▓的播放量卻遠遜於B站。

                6月16日,《國際金融報》記者就是否簽下“巫師財經”一事求證西瓜視頻,不過,西瓜視頻相關負責人對此表示:“不回應。”

                誰來擔責

                “B站完全可以表明合同已經在內容上達成一致,蓋章、審批不過是形式上的流程,耗費時間較長而已,並未再就內容做實質性修改。這就對‘巫師財經’很不利了。”

                雙方爭論不休,輿論一再發酵,究竟誰該擔責成為爭議的焦點。在律師看來,要判斷誰來擔責,核心在於界定合同是否成立。

                北京市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韓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合同生效需要滿足要約、承諾,兩步驟缺一不可。“要約”是當事人一方向對方發出的希望與對方訂立合同的意思表示,而“承諾”是指受要約人對要約接受的一種意思表示。

                “‘巫師財經’作為先簽訂合同的一方,為要約人,B站為受要約人。‘巫師財經’單方對協議進行簽字並寄給B站,其法律性質為發出要約,但此時協議尚未成立,需要等待B站作出承諾後才可成立。”韓驍稱。

                在正常的要約——承諾的流程中,“巫師財經”還進行了“撤回聲明”。對此,韓驍進一步表示,“巫師財經”的“撤回聲明”實質意思為“撤銷要約”,只不過將“撤銷”誤用成了“撤回”。

                韓驍認為,“根據合同法十七、十八條及相關規定,要約發出後是可以撤回或撤銷的。撤回通知必須先於要約或與要約同時到達,‘巫師財經’在寄出單方簽字版本協議後,過了一個多月才發函要求撤回,並不符合他微博中所稱的‘撤回要約’的條件。而撤銷要約的通知應當在受要約人發出承諾通知之前到達受要約人,並且不屬於合同法第19條規定的不可撤銷的情形。”

                也就是說,如果“巫師財經”的撤回聲明有效,並且是在B站作出承諾之前,那麽即使之後B站將蓋章協議發給了“巫師財經”亦或是轉賬,合作協議也不能成立,其退出B站也就不構成違約。所以,此事的關鍵便是要證明在“巫師財經”發出撤回▓聲明前,B站是否有作出承諾,即是否對合同進行簽字蓋章且送達“巫師財經”方。

                但在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中心特約研究員、北京誌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趙占領看來,即使B站沒有證據證明其是在“巫師財經”發出撤回聲明之前蓋的章,B站也有多個合理的解釋。“按照合同簽署的流程,在簽署此類復雜合同之前,雙方會事先通過郵件等書面形式就合同內容達成一致,之後某一方才能蓋章並寄出合同。這種情況下,合同雖然還未實際履行,但實際上已經成立了”。

                趙占領還指出,“B站完全可以表明合同已經在內容上達成一致,蓋章、審批不過是形式上的流程,耗費時間較長而已,並未再就內容做實質性修改。這就對‘巫師財經’很不利了。”

                頭部之爭

                平臺之間互相挖角甚至對簿公堂的現象並不少見,虎牙、映客、鬥魚等都曾對頭部遊戲主播展開爭奪。而隨著短視頻的崛起,能夠帶來巨大流量的視頻領域已經成為兵家必爭之地。

                雖然上述事件仍未有定論,但顯然,各大視頻平臺對優質頭部內容創作者的爭奪已經十分激烈。

                平臺之間互相挖角甚至對簿公堂的現象並不少見,虎牙、映客、鬥魚等都曾對頭部遊戲主播展開爭奪。而隨著短視頻的崛起,能夠帶來巨大流量的視頻領域已經成為兵家必爭之地。

                西瓜視頻無疑也在發力。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向記者指出,“1000萬確實比一般價格要高很多。”

                花費如此大的代價,必然是想要彌補自身內容領域的短板。互聯網早已進入存量市場,如何增強用戶黏性成為視頻平臺不得不面對的問題。以生活、娛樂內容為主的西瓜視頻,要想“出圈”,便只能尋求財經之類的垂直內容,擴展自身內容品類。

                在上述業內人士看來,這次事件也體現了西瓜視頻與B站不同的運營思路。西瓜視頻采用的是“算法推薦+內容中心化分發”,在頭條系上傳視頻之後,可以一鍵分發到各個平臺,抖音、今日頭條、西瓜視頻都參與到分發過程當中,體量相當龐大。而憑借算法的精準推薦,創作者也可以得到可觀的流量曝光。

                然而,西瓜視頻要想營造社區氛圍,卻難上加難。悟空問答的失敗,便是頭條系難以經營社區氛圍的體現。“社區確實是一個很好的護城河,但社區氛圍不是一兩年就能建立起來的。”上述業內人士進一步闡述。

                另一方面,有著濃厚二次元社區氛圍的B站也在積極破圈,建立各類知識分區。“羅翔說刑法”“半佛仙人”“巫師財經”等知識類UP主的走紅,無疑離不開平臺的資源扶持。

                可以說,隨著長期對社區生態的投入,B站已經建立起良性循環的UP主創作生態機制。越來越多獨具特色的內容也隨之誕生並爆發,尤其是Vlog、泛知識學習類內容成為B站過去一年播放增長最快的細分內容。

                B站發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B站學習類UP主數量同比增長151%,學習視頻播放量也同比增長274%。泛知識學習類內容的觀看用戶數則突破5000萬,相當於2019年高考人數的5倍。

                而在Vlog品類方面,如今B站已成為國內最大的Vlog社區之一。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B站Vlog品類已有近百萬UP主上傳作品,累計播放量超110億次。相較於2018年,2019年B站Vlog視頻播放量同比增長334%,Vlog品類UP主數量同比增長達238%。

                值得一提的是,以科技區UP主“老師好我叫何同學”、生活區UP主“大祥哥來了”為代表的大量創作者脫穎而出,憑借優質內容突破垂直圈層。為了更好地激勵創作者,B站曾於今年1月舉辦BILIBILI POWER UP 2019年度UP主頒獎,向站內優秀UP主頒發包括年度百大UP主、年度最佳作品等眾多獎項。同時截至2019年12月底,已有22萬UP主從創作者激勵計劃中受益。

                變現難題

                在█業界看來,B站在商業化道路上一直頗顯佛系,直至上市後才開始努力制定一些商業化規則。而為避免UP主亂“恰飯”以致平臺擔責的情形,B站在流量變現方面始終走得小心翼翼。

                談及B站與其他平臺的區別,UP主“木魚水心”曾於今年1月向記者坦▓言,B站跟其他平臺的區別在於人員之間的連接,它不是靠算法算出來的。有很多人沒有辦法接受比較長的視頻,因為它沒有投幣、點贊的機制,會導致比較長或者有深度的內容沒辦法被大家看見。付出那麽多精力做了這樣的內容,一旦(內容)沒辦法被頂上去的話,就會感覺有點失落。但在B站,這種深度內容的長視頻也可以到很前面。

                “木魚水心”認為,這就是B站UP主文化與其他(平臺)的區隔,盡管B站現在也有大數據推流,但UP主文化仍然是建立在真實情感連接上的。

                B站2020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PUGV(Professional User Generated Video,即UP主創作的高質量視頻)持續占據B站整體播放量的91%,構成了社區內容生態的基石。一季度B站月均活躍UP主數量達180萬,同比增長146%;其月均投稿量達490萬,同比增長138%。用戶日均視頻播放量也達到創紀錄的11億次,同比提升113%。

                盡管如此,在業界看來,B站在商業化道路上一直頗顯佛系,直至上市後才開始努力制定一些商業化規則。而為避免UP主亂“恰飯”以致平臺擔責的情形,B站在流量變現方面始終走得小心翼翼。

                這著實難以滿足急於尋求變現的UP主,“巫師財經”就在告別視頻中直言,他不想再繼續“用愛發電”了。面對B站越來越多的競爭對手,在原創、優質、高產不能兼得的情況下,在B站用戶對他抄襲、洗稿的質疑聲中,西瓜視頻或不失一個為更好的選擇。畢竟,頭條系的商業化起步更早,變現手段更多元,變現體系也更加完備。

                對於此次B站知名UP主的出走,外界也擔心會否引起其他UP主的效仿。有媒體報道,不少B站UP主都曾收到其他平臺的挖角。前盛大影視CEO、互聯網商業點評人趙雨潤認為,對於UP主來說,往高處走本是人之常情,但也要考慮到不同平臺扶持創作者的策略並不相同。“B站可以容納更多普通創作者,但一些別的平臺可能更希望打造頭部。而且平臺可能只是在尋求某些門類的擴展,並不會主動挖掘所有領域的創作者”。

                另有一位不願具名的人士同樣指出,與頭部創作者不同,中腰部創作者會受作品精良程度、可變現能力的限制,也要考慮到粉絲的轉移成本和原平臺的扶持力度。

                此外,當短視頻紅利過去之後,專業垂直類短視頻如何更好地生存下去或成為難題。“目前視頻本身的變現路徑非常局限,無非是貼片廣告、植入、軟文,到底應該平臺掏錢還是市場買單,都還是未知。”上述業內人士進一步向記者表示。

                不過,按照趙雨潤的說法,視頻領域未來有很多可能性。“短視頻和直播的結合、5G的大量推行,都會使整個視頻領域迎來產業█升級”。

                熱圖推薦

                Copyright @ 2008-2017 www.xinxuanz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AG網 版權所有

                地址:河南省鄭州市金水區經五路2號  聯系QQ: 50662 0577  新聞投訴:185 0386 7539

                版權所有:AG網 粵ICP備18025786號-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