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官网网址

  • <tr id='ybPfiJ'><strong id='ybPfiJ'></strong><small id='ybPfiJ'></small><button id='ybPfiJ'></button><li id='ybPfiJ'><noscript id='ybPfiJ'><big id='ybPfiJ'></big><dt id='ybPfiJ'></dt></noscript></li></tr><ol id='ybPfiJ'><option id='ybPfiJ'><table id='ybPfiJ'><blockquote id='ybPfiJ'><tbody id='ybPfiJ'></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ybPfiJ'></u><kbd id='ybPfiJ'><kbd id='ybPfiJ'></kbd></kbd>

    <code id='ybPfiJ'><strong id='ybPfiJ'></strong></code>

    <fieldset id='ybPfiJ'></fieldset>
          <span id='ybPfiJ'></span>

              <ins id='ybPfiJ'></ins>
              <acronym id='ybPfiJ'><em id='ybPfiJ'></em><td id='ybPfiJ'><div id='ybPfiJ'></div></td></acronym><address id='ybPfiJ'><big id='ybPfiJ'><big id='ybPfiJ'></big><legend id='ybPfiJ'></legend></big></address>

              <i id='ybPfiJ'><div id='ybPfiJ'><ins id='ybPfiJ'></ins></div></i>
              <i id='ybPfiJ'></i>
            1. <dl id='ybPfiJ'></dl>
              1. <blockquote id='ybPfiJ'><q id='ybPfiJ'><noscript id='ybPfiJ'></noscript><dt id='ybPfiJ'></dt></q></blockquote><noframes id='ybPfiJ'><i id='ybPfiJ'></i>
                維維豆奶頻繁跨界屢戰屢敗 進軍新能源汽車領域能否重拾光輝
                首頁 > 原創 > 最觀點 > 正文

                維維豆奶頻繁跨界屢戰屢敗 進軍新能源汽車領域能否重拾光輝

                來源:中國經濟網 2020-06-23 09:37:09

                數據顯示,在補繳完枝江酒業所欠稅款後,2017―2019年的3年間,維維的扣非凈利潤分別為-1.03億元,-0.31億元和-0.19億元,可見主營業務發展並不健康。

                2020年開年▓至今,維維股份(600300.SH)(以下簡稱“維維”)負面消息不斷。

                6月16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布食品安全監督抽檢信息通告(2020年第16期)2020年第52號,維維旗下的新疆維維天山雪乳業怡然純牛奶非脂乳固體不達標。

                5月6日,維維更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收到中國證監會《調查通知書》,雖說具體違法事項還未▓披露,但業內認為或與其曾違法占用上市公司資金一事有關。

                早在3月24日,維維在回復上交所問詢函時表示,維維集團曾違法占用維維股份9.44億元,主要用於償還銀行貸款,目前已還清。

                維維還主動披露了漏稅一事。

                4月30日,維維發布《關於前期會計差錯更正的公告》稱,經自查,旗下子公司枝江酒業2015―2018年年未繳納稅款合計2.07億元。

                6月19日,就今後的發展規劃及被證監會立案的具體原因等問題,時代周報記者致函維維,截至發稿尚未得到回復。

                事實上,維維近年來爆出的負面消息皆與維維廣為人知的豆奶主業毫無幹系。

                多名業內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維維盲目的多元化發展不但沒有取得理想效果,甚至錯過了豆奶主業的發展機會。

                扣非凈利潤可以看出端倪。

                數據顯示,在補繳完枝江酒業所欠稅款後,2017―2019年的3年間,維維的扣非凈利潤分別為-1.03億元,-0.31億元和-0.19億元,可見主營業務發展並不健康。

                近年來,維維試圖改善困境。

                2017年以來,維維開始喊出“聚焦主業”的口號。然而,6月11日,天眼查信息顯示,維維似乎還有進軍新能源汽車領域的計劃。

                多元化仍在持續,維維能否重拾當年光輝,仍未可知。

                多元化屢敗屢戰

                公開資料顯示,1989年,維維豆奶粉問世,在大豆發展史上第一次把牛奶和大豆完美融合,開創了豆奶行業。而維維集團則組建於1992年。

                長久以來,維維並沒有將自己限制在豆奶領域,而是頻繁進行跨界。

                2001年,維維宣布進軍乳業,目前主要有“天山雪”品牌。據維維2019年年度報告顯示,該年總營收50.39億元,包括液態牛奶、液態豆奶及牛奶在內的動植物蛋白飲料營收5.15億元,占比僅10.22%。

                在酒業方面,更顯維維多元化布局上淺嘗輒止的風格。

                2006―2008年間,維維共投入1.16億元持有雙溝酒業40.59%的股份,2009年,維維又以3.98億元的價格將所持雙溝酒業全部股份轉賣出去。

                此後,已經小賺一筆的維維開始大舉向酒業進軍。

                公開資料顯示,2012年,維維股份出資3.57億元收購貴州醇酒業█51%股份;2016年,維維股份耗資2800萬元收購貴州醇4%的股份。兩次收購之後,維維股份持有貴州醇55%的股權,共耗資3.85億元。

                然而,財報數據顯示,僅2016―2018年的3年間,貴州醇的虧損額分別達到了4907萬元、5151萬元、2142萬元。

                此後,維維開始止損。2019年6月5日,維維完成剝離貴州醇。

                公告顯示,公司於2018年12月與控股股東維維集團簽署了《股權轉讓協議》,約定後者以2.75億元的價格接手前者所持有的貴州醇酒業55%股權。2019年7月,江蘇綜藝控股有限公司成為貴州醇的控制人。

                6月21日,白酒行業分析師蔡學飛向時代周報記者指出,維維對於酒業的投資更像是一種資本投資行為,後期也沒有追投。“事實證明維維在白酒行業的投資並不成功,業外資▓本進入中國酒水行業成功的案例也比較少,酒水行業是依賴沈澱價值的行業,不是資本可以解決的問題。”

                目前,維維旗下的酒類業務主要以枝江系列產品為主。2019年,維維旗下的酒業收入4.32億元,同比減少25.84%。

                此外,維維還曾在2014年剝離旗下的礦業公司,2016年剝離旗下的房地產公司。

                目前,維維的多元化之路似乎還在繼續。6月11日,維維天鏈(上海)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成立,該公司註冊資本500萬元人民幣,法定代表人為陳海榮,公司經營範圍包括供應鏈管理服務及新能源汽車整車銷售和汽車租賃等業務,維維持有該公司19%的股份。

                “從發展軌跡上可以看出,維維進入每個產業模塊都與當時的整個社會產業的投資熱點軌跡相重疊,追求的是哪裏賺錢往哪裏發展的戰略模式。這種模式下,維維做某個行業不是出於喜愛、或者某種責任,而僅僅是資本需求。不敬畏產業的公司很容易導致消費者的放棄。”6月21日,品牌營銷專家路勝貞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或許因為多年來的盲目多元化,維維有著比同類公司更高的資產負債率。2019年,維維資產負債率高達68.65%,同以豆奶產品為主打的達利食品,該年資產負債率僅為18.40%。

                豆奶主業難增長

                公開資料顯示,經過部分收縮後,截至目前,維維的產業涉足農業資源、食品、飲料、糧油、酒業、茶等,擁有維維、天山雪、嚼益嚼、六朝松、枝江等多個品牌。

                近年來,吃了盲目多元化的虧,維維表明將聚焦主業。以豆奶業務為代表的食品業務在2019年年報中,被維維形容為“一直是公司主業的核心和重要組成部分”。

                豆奶業務中,以豆奶粉為▓代表的固體飲料產品一直是維維的強項。2019年度,該系列產品有著高達46.83%的毛利率。

                不過,路勝貞表示,在豆奶粉體飲料賽道,維維已經處於守勢,“單純的豆奶粉,已經很難重拾高峰時期的輝煌了”。

                時代周報記者查閱維維2017年至2019年的三年間財報發現,維維旗下的固體飲料產品增長率分別為0.22%、11.04%和4.70%,營收增長並不穩定。

                對於豆奶業務今後的發展計劃,維維在年報中指出,2020年公司計劃保持豆奶粉業務穩步增長的同時,大力推廣植物蛋白飲料。

                維維此時想要入場競爭激烈的植物蛋白飲料賽道,恐怕為時已晚。

                植物蛋白飲料是以植物果仁、果肉等為主要原料,經加工制成的、以植物蛋白為主體的乳▓狀液體飲品。

                截至目前,維維在該賽道存在感並不強。如上所述,液態豆奶在維維歷年財報中被歸類於動植物蛋白飲料系列產品,該系列產品包括液態豆奶、牛奶、鮮奶等,營收占比僅10.22%。

                近年來,伴隨著越來越多的巨頭押註植物蛋白飲料,該賽道的競爭已經趨向於白熱化。其中,僅液態豆奶部分,2017年,達利推出豆本豆豆奶;此後伊利的植選豆奶、蒙牛的植樸磨坊豆奶、可口可樂的雪菲力豆奶相繼面世。

                “植物蛋白飲料目前處於一個產品高度同質化的節點,就液態豆奶部分而言,只能通過品牌的附加值來提高自身的競爭力。”6月21日,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然而,即便是在朱丹蓬看來品牌附加值做得不錯的維他奶,2019年度的業績也正在下滑。6月19日,維他奶國際發布了2019―2020財年業績報告,截至2020年3月31日,公司實現營收72.32億港元,同比下跌4%;股權持有人應占溢利同比下跌23%至5.36億港元。

                朱丹蓬認為,由於目前植物蛋白飲料產品的升級速度沒有跟上消費升級的速度,豆奶市場隨之開始出現了萎縮。

                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2016年植物蛋白飲料行業收入為1217.2億元,2007―2016年復合增速達24.5%,屬於植物蛋白飲料的黃金發展期。而彼時,維維正沈迷多元化布局沒有趕上風口。

                或許是早就發現了老牌業務的發展瓶頸,除了豆奶業務之外,維維近年來積極布局糧食業務,並將其和豆奶一同視為公司主業的核心。

                2019年度,維維旗下的糧食初加工產品營收20.55億元,已經超過了豆奶業務。然而,數據顯示,該業務營收增長率僅1.99%,毛利率僅2.12%。

                顯然,主業難興、副業不強,維維正面臨著缺乏增長動力的事實。

                “隨著懷舊消費文化的興起,維維依然具有發展潛力,只是它需要在保持一些基本品牌要素的情況下,進行大幅度的時尚█化創新。並且要沈靜下來,不要再被資本綁架,做眼花繚亂的產業擴張,回歸到對產品本身的關註上來。”對於維維的未來發展,路勝貞建議道。

                熱圖推薦

                Copyright @ 2008-2017 www.xinxuanz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AG網 版權所有

                地址:河南省鄭州市金水區經五路2號  聯系QQ: 50662 0577  新聞投訴:185 0386 7539

                版權所有:AG網 粵ICP備18025786號-38